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乐秀窝 > 历史 > 红色莫斯科 > 第2591章

红色莫斯科 第2591章

作者:涂抹记忆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24-06-20 09:50:50 来源:882

“什么,有一位将军要见我。”警长站起身,惊诧地问:“他在什么地方?”“我在这里,警长同志。”索科夫上前一步,与那名民警比肩而立:“我是索科夫上将,如果您不相信的话,我可以给您看我的证件。”说着,就准备再次掏出

证件给对方看。但警长却摆摆手说:“不用了,将军同志。我的部下是一个谨慎的人,想必他已经查看过您的证件,我就没有必要再看了。你去给将军和他的夫人倒两杯热茶

过来。”后面的话,是警长吩咐他手下的。

“不用了,警长同志,我就说几句后,然后就离开。”

警长朝他的部下做了一个手势,示意他离开后,客气地问索科夫:“将军同志,不知您有什么指示?”“指示倒没有,”索科夫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别看自己是一名高级军官,但却没有资格对警方的事务指手画脚,他用商量的口吻说道:“我想请您帮着查一个

人。”警长原以为索科夫直接跑到这里来,有什么重要的指示,心里还在盘算,如果对方真的给自己下达了什么命令,自己必须要向上级请示之后,再决定是否执

行这道命令。此刻听说只是查一个人,心情顿时平静了许多,他试探问:“将军同志,不知您要查的人是谁?”“是这样的,警长同志。”索科夫将自己在军官商店买东西时,遇到了一名无法提供证件的上尉的事情,向警长讲述了一遍,最后说道:“我觉得此人很可疑

希望你能派人查询一下他的身份。”听索科夫这么说,警长心里却不以为然,心说没准那个上尉就是一个马大哈,就算每次在军官商店购物时,无法向售货员提供必要的身份证件,也不能说明他就是什么可疑人员,眼前的这位将军真是神经过敏、小题大做。虽然心中腹诽不已,但嘴上却极为配合地说:“明白了,将军同志,我立即派人去查询这名上尉

的底细。”索科夫看出警长脸上带着几分敷衍,却不好拆穿对方,只能顺水推舟地说:“警长同志,该说的话,我都说了,希望你们尽快能将那名上尉的真实身份查出来

”警长把索科夫二人送到了门口,亲眼看到索科夫开车离开之后,他扭头对门口的民警说:“刚刚这位将军说,他在军官商店买东西时,遇到了一名无法向售货

员提供有效证件的上尉,他希望我们能派人查询这名上尉的真实身份。”

“警长同志,”民警小心翼翼地问:“那我们需要去查询吗?”平心而论,警长根本不愿意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不过看到索科夫开的是一辆难得一见的德国车,意识到对方的来历可能不简单,假如自己对他交代的

事情不闻不问,没准对方会来找自己的麻烦。

想到这里,警长对民警说:“卡卢金,这件事我就交给你了,你带彼得去镇子里转转,看能否遇到这位将军说的上尉。”

“警长同志,”被称为卡卢金的民警,小心翼翼地问警长:“不知将军同志有没有说,那名上尉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

“没有。”警长摇着头说:“他就说是一名年轻的上尉,叫什么名字不知道。”

“连名字都不知道,我怎么找呢?”“如果这里市区,要找到一名不知道姓名的上尉,可能是一件难事。”警长对卡卢金说:“但在希姆基镇里出现的军官数目却不多,要找到他,恐怕不算太难

行了,你快点叫上彼得一起去执行任务吧。”

既然警长下了命令,卡卢金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一边在心里暗暗地骂索科夫多事,一边去宿舍找彼得。

昨晚值夜班的彼得,此刻正在床上睡觉。被卡卢金叫醒后,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有气无力地问:“卡卢金,什么事儿?”“彼得,别睡了,快点起来。”卡卢金冲着他说道:“刚刚有一名将军过来找警长,说是镇子里有一位可疑的上尉,在军官商店买了东西之后,却无法提供有

效的身份证件,警长让我们两人到镇里转转,看能否找到这名上尉。”

得知是警长安排的任务,彼得连忙起身穿衣服,同时问卡卢金:“那名上尉叫什么名字,住在什么地方?”“不知道。”卡卢金很干脆地回答说:“目前我们不知道这名上尉叫什么名字,住在什么地方。如果知道的话,警长就不会让我们俩去寻找,而是直接带人上

门去查证件了。”

两人出门之后,彼得又问:“我们往哪边走?”卡卢金想了想,随后指着西面说:“我们从西面开始吧,如果找不到,再到镇子的东面去看看。还是没有,我们就回去向警长报告,说我们走遍了全镇,没有

找到要找的人。”

“那好吧,就这么办。”

两人沿着街道,缓缓地朝前走着。

彼得好奇地问:“卡卢金,你说找警长的人,是一名将军,不知他叫什么名字?”

卡卢金虽然看过索科夫的证件,但却没敢细看,此刻彼得的问题倒是把他问住了。他挠着后脑勺想了一阵,用不确定的语气说:“好像是什么索科夫将军?”

“索科夫将军?”听到这个姓氏,彼得有些吃惊地说:“他是一个人,还是带了别的人?”

“他不是一个人,身边还带着一个孕妇,应该是他的妻子。”

彼得听完之后,猛地一拍巴掌:“卡卢金,我知道他是谁了。”

“你知道他是谁?”卡卢金惊诧地反问道:“你知道那名上尉是谁了?”

“不是的。”见卡卢金误会了,彼得连忙解释说:“我说的是知道那名将军是谁,而不是我们要找的上尉是谁。”卡卢金刚从其它警局调过来,对希姆基镇的情况不熟悉,听到彼得说他知道拜访警长的将军是谁,忍不住好奇地问:“彼得,你认识今天来访的这位将军吗?

“是的,我认识。”彼得扭头对卡卢金说:“你虽然不认识,但也听说过他的事迹。”“我听说过他的事迹?!”卡卢金刚开始是一脸的迷茫,但下一刻他就想到了一种可能:“彼得,他不会就是那位带着守备班打败德军侦察部队的索科夫下士

吧?”“没错,卡卢金,你说的没错,就是他。”彼得点着头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跟着他一起到执勤点的孕妇,就是他的妻子阿西娅。他们应该是去了仪表

厂,阿西娅的父母就住在那里。”卡卢金和彼得出来巡逻时,本来还抱着走走过场的想法,希姆基镇虽然不算大,但要想找到一名不知道姓名的上尉,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此刻得知刚刚到执勤点见警长的人,居然是赫赫有名的索科夫将军时,想法顿时发生了改变,既然索科夫将军觉得那名上尉有问题,那名上尉就一定有问题,自己务必要想

办法找到他。两人正在镇子的西面走了一圈,没有任何的收获,虽然途中见到了几名尉级军官,但对方都是少尉或者中尉,没有一个是上尉。既然在西面没有任何的收获

他们便调头朝镇子的东面走去。经过镇子中间的教堂时,彼得还指着教堂对卡卢金说:“当初索科夫将军指挥的守备班,就驻扎在这个教堂里。如果不是他们及时地挡住了德军的侦察部队,

等敌人主力赶到,他们就会把希姆基镇当成一个进攻出发点,向莫斯科市区发起进攻。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还不知城里的战况会如何惨烈呢。”如果在几年前,彼得要是说出这样的假设,肯定会受到他人的指责。这样的言论,说轻了,是惊慌失措的表现;说重了,就是失败主义论调,说这话的人肯

定会被送进惩戒营。

“警长同志,”被称为卡卢金的民警,小心翼翼地问警长:“不知将军同志有没有说,那名上尉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

“没有。”警长摇着头说:“他就说是一名年轻的上尉,叫什么名字不知道。”

“连名字都不知道,我怎么找呢?”“如果这里市区,要找到一名不知道姓名的上尉,可能是一件难事。”警长对卡卢金说:“但在希姆基镇里出现的军官数目却不多,要找到他,恐怕不算太难

行了,你快点叫上彼得一起去执行任务吧。”

既然警长下了命令,卡卢金也不好说什么,只好一边在心里暗暗地骂索科夫多事,一边去宿舍找彼得。

昨晚值夜班的彼得,此刻正在床上睡觉。被卡卢金叫醒后,揉着睡意朦胧的眼睛,有气无力地问:“卡卢金,什么事儿?”“彼得,别睡了,快点起来。”卡卢金冲着他说道:“刚刚有一名将军过来找警长,说是镇子里有一位可疑的上尉,在军官商店买了东西之后,却无法提供有

效的身份证件,警长让我们两人到镇里转转,看能否找到这名上尉。”

得知是警长安排的任务,彼得连忙起身穿衣服,同时问卡卢金:“那名上尉叫什么名字,住在什么地方?”“不知道。”卡卢金很干脆地回答说:“目前我们不知道这名上尉叫什么名字,住在什么地方。如果知道的话,警长就不会让我们俩去寻找,而是直接带人上

门去查证件了。”

两人出门之后,彼得又问:“我们往哪边走?”卡卢金想了想,随后指着西面说:“我们从西面开始吧,如果找不到,再到镇子的东面去看看。还是没有,我们就回去向警长报告,说我们走遍了全镇,没有

找到要找的人。”

“那好吧,就这么办。”

两人沿着街道,缓缓地朝前走着。

彼得好奇地问:“卡卢金,你说找警长的人,是一名将军,不知他叫什么名字?”

卡卢金虽然看过索科夫的证件,但却没敢细看,此刻彼得的问题倒是把他问住了。他挠着后脑勺想了一阵,用不确定的语气说:“好像是什么索科夫将军?”

“索科夫将军?”听到这个姓氏,彼得有些吃惊地说:“他是一个人,还是带了别的人?”

“他不是一个人,身边还带着一个孕妇,应该是他的妻子。”

彼得听完之后,猛地一拍巴掌:“卡卢金,我知道他是谁了。”

“你知道他是谁?”卡卢金惊诧地反问道:“你知道那名上尉是谁了?”

“不是的。”见卡卢金误会了,彼得连忙解释说:“我说的是知道那名将军是谁,而不是我们要找的上尉是谁。”

“是的,我认识。”彼得扭头对卡卢金说:“你虽然不认识,但也听说过他的事迹。”“我听说过他的事迹?!”卡卢金刚开始是一脸的迷茫,但下一刻他就想到了一种可能:“彼得,他不会就是那位带着守备班打败德军侦察部队的索科夫下士

吧?”“没错,卡卢金,你说的没错,就是他。”彼得点着头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跟着他一起到执勤点的孕妇,就是他的妻子阿西娅。他们应该是去了仪表

厂,阿西娅的父母就住在那里。”卡卢金和彼得出来巡逻时,本来还抱着走走过场的想法,希姆基镇虽然不算大,但要想找到一名不知道姓名的上尉,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此刻得知刚刚到执勤点见警长的人,居然是赫赫有名的索科夫将军时,想法顿时发生了改变,既然索科夫将军觉得那名上尉有问题,那名上尉就一定有问题,自己务必要想

办法找到他。两人正在镇子的西面走了一圈,没有任何的收获,虽然途中见到了几名尉级军官,但对方都是少尉或者中尉,没有一个是上尉。既然在西面没有任何的收获

他们便调头朝镇子的东面走去。经过镇子中间的教堂时,彼得还指着教堂对卡卢金说:“当初索科夫将军指挥的守备班,就驻扎在这个教堂里。如果不是他们及时地挡住了德军的侦察部队,

等敌人主力赶到,他们就会把希姆基镇当成一个进攻出发点,向莫斯科市区发起进攻。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还不知城里的战况会如何惨烈呢。”如果在几年前,彼得要是说出这样的假设,肯定会受到他人的指责。这样的言论,说轻了,是惊慌失措的表现;说重了,就是失败主义论调,说这话的人肯定会被送进惩戒营。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